行业资讯

国产VR崛起,元宇宙世界来临?

2022-06-22 08:26:16 fengshows

01、VR爆发,国内销量有望调整至1000万台

  “京东今年1、2月VR一体机销量同比增长200%,一季度销量已经达到去年全年的50%。” 一位接近京东的人士告诉亿邦,目前市面上的VR产品主要集中在盒子、眼镜、一体机,其中盒子体验不好,眼镜C端产品不成熟,  VR一体机成为了热点。


  大厂加入更多国产VR,元界终于“开门”了?

  VR一体机已经是成熟的消费电子品类


  国内某知名VR品牌负责人也表示,“去年四季度,国内VR一体机市场爆发式增长,销量翻了一番,今年也增长迅速。” 他透露,“这个行业太火了,现在品牌都在忙着做产品升级。”


  “VR一体机品牌真正的旺季是在9月份,那个时候是各个品牌新品发布的时期,目前的市场反应只是一个开始。” 某电商平台消费类电子品类负责人委婉地告诉亿邦动力,今年各线上平台VR品类目标销量合计已突破1000万台。


  “和去年第四季度不一样,2022年肯定是VR元年!” 该负责人补充说,“去年底,发布一两年的老产品销量都在增长,新品发布后可想而知。”


  不过也有VR品牌透露,今年行业的产品升级也可能围绕产品本身展开,比如VR屏幕、硬件、无线流媒体技术等,新一轮的热度将由硬件体验升级带动。


  不过,与将虚拟现实设备视为下一代计算平台的Meta、微软、苹果和高通相比,VR产品在中国的市场地位尚未得到验证。


  “国内用户70%的时间用VR一体机玩游戏,剩下的时间用VR看电影。他们只是把VR一体机当成一种娱乐设备,而 甚至直接把它和游戏机划等号。相当于现在的VR用户群只有技术和游戏爱好者。” 某VR品牌负责人坦言,与Xbox、PlayStation、任天堂系列游戏机相比,国内销量未超过1000万台,因此意识下的VR销量存在明显天花板。


根据 Niko Partners 的一份报告,2017 年发布的 Nintendo Switch 游戏机到 2020 年底将在中国大陆销售 400 万台,其中 130 万台将在 2020 年售出。


  另一方面,VR一体机目前的市场格局也可以洞悉其局限性。


  亿邦动力要求相关电商平台负责,他们普遍认为国内VR销售集中在Oculus、爱奇艺、Pico、Nolo等顶级品牌。 相比MP3、智能手机、TWS耳机、智能手表等品类,通过多品牌的竞争策略,甚至通过白卡的普及,小品牌在VR领域已经没有空间了。


  当然,也有业内人士指出,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VR一体机只是虚拟现实领域的一种消费场景。 整个行业的爆发其实可以期待更多形态的产品,比如智能眼镜、AR眼镜。 据介绍,OPPO、小米、Nreal、Rokid等都在开发相关内容的C端产品,但距离形成市场还有一点距离。


  不过,也有一些从业者持乐观态度。 例如,过去游戏机的销售更注重家庭单位,而VR一体机则以个人为单位。 这有助于降低消费决策的门槛。


  历史上最成功的游戏机索尼 PS2 已在全球售出超过 1.57 亿台。 相比之下,VR产品决策更轻,使用场景更多样化,其大容量空间将是PS设备的一到两倍。


  再比如,VR一体机有长期的软硬件升级需求,相关的互联网概念和未来特点将进一步拓展其市场空间。


  然而,如何让VR一体机撕下游戏设备标签,成为更多软硬件服务的入口,也是整个行业面临的挑战。


  事实上,2016年VR行业经历了一轮爆发和衰退,当时由于VR盒子与3D影视结合的限制,最终被市场抛弃。 既然VR产品已经成熟,又要走什么样的路才能迎来持续真正的爆发呢?


02.Oculus是怎么做的?

  谈到VR一体机市场的爆发,Meta和Oculus功不可没。


  Meta收购的一体机VR品牌Oculus将于2020年10月正式推出Quest 2产品系列。到2021年11月,Quest 2销量已突破1000万,增长曲线令人羡慕。 然而,Oculus 的结果并非一夜之间出现。


  从 2014 年押注 VR 市场开始,Meta 到 2021 年才真正验证了自己的愿景。从早期的 Rift 到现在的 Quest,Meta 在 VR 软硬件上投入巨资,产品迭代的过程也相当艰辛。


  产品方面,Meta在2018年和2019年发布的Oculus Go和Oculus Quest,由于硬件性能差,手柄体验不成熟,未能形成爆款,直到Oculus Quest 2有了质的性能和六自由度。 升级。


  Meta的2021年度财报显示,专注于VR一体机软硬件生态建设的FRL部门每年亏损超过100亿美元。 但从初代399美元的价格到二代299美元的价格,可以看出Meta并没有把硬件当成一个利润点。 与一些专注于硬件的品牌相比,Meta 正在构建一个生态系统。


  大厂加入更多国产VR,元界终于“开门”了?

  地平线世界,Meta旗下的一款VR社交产品


  在过去的 8 年里,Meta 在 VR 软件服务生态系统上至少投入了 5 亿美元。  Oculus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布自己的独家游戏。 目前,Oculus独家拥有近30款AAA级游戏,包括Horizon系列VR社交和VR办公服务。 围绕Oculus软硬件服务,Meta投入了1万余人的研发人力资源。


渠道方面,Oculus Quest 2在2020年10月上线后,已经全面入驻沃尔玛、亚马逊等线上线下渠道,这也为触达用户提供了充足的条件。


  在产品推广方面,Meta也为Oculus Quest 2倾注了大量精力。扎克伯格经常接受科技媒体和游戏专家的采访,造势。 再加上一系列游戏专家的评价推荐和疫情的推动,产品销量一路攀升。


  事实上,在 2021 年 7 月 Facebook 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当扎克伯格推动元界概念时,Oculus VR 产品的累计销量已经达到 1000 万台。  11月,扎克伯格更改公司名称,将元界概念推向高潮。 趁着此举引发的VR设备购买热潮,Oculus Quest 2在欧美市场的销量在圣诞购物季迎来了又一次爆发,直接开售。 至少400万台。


  将一系列数据与美国人口和家庭数量进行对比,Oculus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可以算是比较流行的智能穿戴设备了。 如果以Oculus为标杆,国产品牌在各方面的差异其实更加明显。


  一是入驻时机。 相比之下,国产品牌在 2021 年 5 月才推出类似配置的 VR 产品,发布节奏比 Oculus 晚了八个月左右。 在一定程度上,中国有限的种子用户受到了Oculus的教育。 在营销上占了一些“便宜”之后,就可以专注于更大的市场。


  二是应用体验。  Oculus用户可以通过第三方下载和体验数以千计原本需要付费才能玩的VR游戏,为用户提供了试玩机会和更大的用户群购买硬件产品的激励。 但国产品牌入局时在系统层面受到限制。 用户在安装游戏等软件时,必须通过品牌官方应用商店,并在用户教育期开始考虑软件收益,更多依靠市场的自然发展。


  最后是销售渠道。 基于国内“发达”的电商和分销渠道,国产品牌在这方面具有一定的优势。 目前,他们几乎都入驻了天猫、京东等平台。 笔克和梦想绽放(原爱奇艺智能)在中国布局了近百个线下分销渠道。 笔克还建立了自己的品牌体验店。


此外,在运营推广和用户教育方面也有密集动作。 例如,京东针对部分VR产品推出30天无忧服务;  Dream Bloom推出“首个拥有者游戏终身免费”,主打特色是“买硬件送游戏”,甚至赠送观影会员; 打卡返现”,在平台和品牌的联合推广下,活动打卡150天半价,300天打卡全款。


  在这样的渠道布局下,国产品牌几乎可以算是“后进者”,并没有被Oculus抢占太多市场。 根据IDC刚刚发布的数据,去年四季度,笔克和梦之绽放在国内VR一体机市场的份额占比达到50%,其中梦之花单季度全渠道销售额增长475.9% 同比,市场份额为22.5%。


  03.跳过游戏模式,国内厂商直接做社交

  正如前述业内人士所说,游戏场景的优势不是长久之计。  Meta 的 Horizon Worlds 和 Horizon Workrooms 等社交和办公场景是 VR 成为大众消费产品的基石。 一旦使用场景的习惯被占据,就很难再挽回了。 国产品牌要想长期占领市场,就必须把软件服务带入日常生活。


  “VR看电影、VR游戏、VR交互、VR办公是VR设备的典型应用场景,看电影、游戏已经成熟,现在的重点是做好VR交互,VR办公做不到 很短的时间。” 某软件开发商供认不讳。


  那么,中国的地平线世界和地平线工作室在哪里?


  2017年底,腾讯在Steam平台推出了VR社交产品“幸运之夜VR(Lucky Night)”,这是国内企业较早尝试VR社交的产品。  2018年,爱奇艺推出VR社交影院iQUT Sp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