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ue场景外包 航天云网离上市还有多远?大东时代智库:声音此起彼伏低喃

2022-10-19 09:18:06

2021年3月19日,5G产业时代在知乎发文,《航天云融资26.32亿元,离上市还有多远?》” 稿件,一位业内人士评论道:“作为历届航天云网的一员,我深感工业互联网的前景黯淡,最终能否自给自足还有待考证。”

更何况平台项目基本都是靠落地分公司unity模型外包,需要政府补贴,而定制化服务大多靠外包,属于传递合同。看不起航天云网或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声音此起彼伏。

一年过去了,但对于工业互联网平台的疑虑并没有因为“上云,上平台”似乎如火如荼的进行而消失。假命题”的声音响起。

声音不是耳语。就在前段时间,大东时代智库(TD)与5G产业时代产业内部组也进行了激烈的讨论。争论过后,仍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大多数工业互联网“双跨”平台都是“外包”,而这种“外包”也美其名曰“生态”。

这个看似不友好的词可能得罪了很多人,但不可否认的是,工业互联网平台公司在一定程度上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商业模式不可持续ue场景外包,核心竞争力不明确,实施也取决于集成商。

不同的声音

2019年,H先生的公司成为一家工业互联网平台公司(L公司)的生态合作伙伴。为此,H先生也对该平台进行了调查,但他直言:“从我们与平台的合作来看,没有给我们任何价值ue场景外包,只是增加了向其平台发送数据的工作量。”

“可能是我们水平太差,看不懂,最后的合作模式是培养他们的一线业务来推广我们的产品,和代工差不多,但业务不多。” H君进一步说道。

一个在外界看来不错的工业互联网“双交叉”平台,却被贴上了“不带来任何价值”的标签。这只是个人主观判断吗?

曾在平台工作过的L先生在这个问题上有很大的发言权。

L先生离开L公司时,给领导发了一条长信息,内容大致就是他对公司战略路径的想法和建议。他列举了四点建议,认为L公司不应该走工业互联网平台的道路,而应该走专业咨询公司的道路。

但这个意见显然没有被接受。

在提案中,L君表示,目前还没有真正的工业互联网咨询公司,这是一个机会。战略上,公司应重点打造三大核心竞争力:平台、行业咨询能力和生态系统。

在L先生看来,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核心竞争力主要体现在平台的生态能力、核心产品、咨询能力等方面。但从目前来看,L公司只有一个平台,没有针对行业应用的特定产品。在生态能力方面,目前还没有相应的支持。建立平台的生态能力,需要持续烧钱。“我没有太多背景,赔不起,说到底,融资都是赌。”

对于这些不同的声音,5G产业时代也曾尝试联系过L公司的高层,但得到的答复是:以L目前在行业内的地位和知名度,我们不需要过分夸大一个人的主观陈述。的解释。

“双交叉”平台受困外包

这个问题其实很常见。对于仍处于早期探索阶段的工业互联网平台,虽然受到千家资本的青睐,但造血能力低、依赖外包、实际应用价值有限等问题不得不让人担忧:钱能不能烧伤?

“除非过程有颠覆性的改变,否则‘双跨’是个伪命题。” L君说。

L君认为,大部分按照专家模型构建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后来都失败了。比如曾经的个性化定制车型“库特”,包括十五大的“双跨”,都将沦为历史。玩笑。“关键是要深耕行业,深耕现场,而不是天天吹嘘补贴。”

工业互联网的“双跨”平台真的是假命题吗?工业富联5G+工业互联网创新中心徐文武告诉5G产业时代,双跨、多跨平台是可以的,但目前我国整体产业水平相对较差,规模化生产企业拥有较高的自动化水平和稳定的订单生产。,工业互联网应用效果较好,其他行业或企业仍主要处于部分自动化、信息化推进阶段,尚未达到工业互联网规模应用阶段。他认为,工业互联网的大规模应用至少要在2025年之后。

极云科技总经理施培新也对5G产业时代提到,双跨的概念本身不是问题,只是目前的问题有点过头了。但他也表示不便进一步讨论。

不过之前也有业内人士提到,现在很多工业互联网平台公司重轻重重。平台看不到具体的内涵和价值,也没有真正向客户交付产品和解决方案。如果工业互联网的基本理论和正确方向不改变和调整ue场景外包,发展先进制造和实施智能制造就会走弯路,走弯路。

“都是外包的,我也经历过好几个所谓的‘双跨’平台,但真正靠工业互联网平台盈利的很少。大部分人都在离开,因为没有‘双跨’,其实, “数字化可能会进行。真正扎根的是那些小而美的公司,我周围有很多这样的例子。” L君认为,目前工业互联网的“双跨”平台,本质上是“外包”。

“所以大党都在自建,为了配合国家申报,名义上找了一个‘双十字’合作,然后就没有了。” 他进一步指出。

许文武的说法稍微温和了一些,他提到:“我在前一年和他们交流过前十的跨行业平台,大部分都得靠整合。平台主要提供数据中心能力和整合。”服务等主要是各个行业的“专业化”企业提供支持,平台相当于已经建成的高水平产业园,至于落户什么企业,有多少企业,产业园必须能够为各类企业提供一些公共服务。”

在“外包”模式下,平台企业很难提供面向终端客户的产品和服务,一个直接的问题是集成商的落地能力决定了平台的能力。目前一些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做法是找外包商落地一个项目,恰好是某个行业,并声称在该行业有应用案例。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TD,他之前和航天云网有过合作,但是这个项目真的很难形容。因为工业互联网的实施涉及的知识点太多,如果一个点不能固定,就有可能导致项目的失败。“说失败可能有点严重,但至少没有达到客户的期望。如果供应商要完成项目的书面标准,那么几乎注定了项目不会效果不错,很多效果很难用量化指标(当然也有一些量化指标可以做)。”

一位业内评论员甚至指出,目前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更像是一个装饰华丽的超市,但里面的商品不仅少,而且还很简陋。

云迪智能COO周跃也有同感。她曾在个人账号上发过一篇题为《工业互联网赛道之难——平台运营之难》的文章,其中提到大多数平台,比如装修豪华的高档餐厅,食客很少,已经成为华丽的装饰。可以说,真正能发挥其大数据管控和资源整合功能的平台寥寥无几……

周跃认为,政府搭台,企业唱戏。这是建设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初衷,但大多数平台都遇到了一个通病——运营商的缺位!许多政府部门或建设部门在逻辑上认为承包商就是运营商!搭建平台的需求是明确的,但企业的核心痛点很难分析和控制。很多承包商在没有考虑清楚商业模式的情况下投入运营,然后逐渐发现运营一个平台的难度、周期和成本。成本投入超出创始团队的想象。大多数平台最终都被自己折腾而无能为力。随着时间的积累,它会成为一个高门槛。

没有企业资源和数据作为基础,平台运营很难下沉和扩张。对于服务商本身来说,是业务平台端还是技术平台端?如何选择适合自身发展战略的人才也是一个持续存在的问题。

“外包是可以的,但没有核心竞争力的外包就是‘拉皮条’。” L君说。

回归本质

不管是什么技术或变化,最终都要回归到业务的本质,即一方面要给用户带来综合收益(包括收益、体验、效率等),另一方面,它必须为自己带来利益(即盈利模式)。)。

那么工业互联网的本质是什么?

狭义上,工业互联网的定义围绕着“设备运维、设备节能降耗”的范围展开。这是工业互联网最原始的本质,而设备运维和节能降耗是企业主可以直接看到的,由此产生的成本和效率也是企业真正买单的地方。

从广义上讲,工业互联网就是连接外流通OTD,即供应链的上下游协调乃至产业链的横向协调,和内流通OTD,即产业链的协调。企业内部制造和经营过程。5ABCI赋能企业现有IT数字化系统完善“5M1E”。- 人机物法整体效率的环境测量,实现供应链内外循环的整体平衡效率。

也就是说,狭义的工业互联网面向的是人-机-物-法环中的“机器”,广义的工业互联网则是面向整个“人-机-物-法环”的。

如果看“机器”,工业服务是狭义工业互联网的本质,它包括设备安装、调试、售后、运维、监控、节能、租赁……

广义上,业内人士认为,没有一家公司能够真正打通外循环OTD和内循环OTD。那么如何打造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呢?

从数字架构的三个维度来看,分别是垂直整合和网络化的制造工厂、贯穿整个价值链的端到端工程数字工厂以及价值网络横向整合的虚拟工厂,业内人士认为相信无论是哪个维度,都离不开一些关键技术的突破。这些包括工业软件技术、数字孪生技术、人工智能和物联网传感器技术,但有多少工业互联网平台公司真正投资或部署了这些?

近期,一些工业互联网平台公司做了一些跨行业通用的AI应用,比如AI用于安全生产、AI用于6S,还有很多AI和大数据分析结果在设备管理上。博创副总经理黄土荣认为,工业互联网“双跨”平台深入生产现场,实现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价值。即使是高难度的数据分析和AI算法开发也做不到,但平台商可以。“这取决于平台提供商是否真的愿意扎根。”

黄土荣认为,对于平台厂商来说,未来最大的价值在于平台化和智能化,以及高端应用和人工智能应用。

现阶段,工业互联网平台真的一文不值吗?徐文武指出,认为自己没有价值的企业可能不适合自己的产品、规模或商业模式ue场景外包,但企业应该利用工业互联网逐步改变。因为未来企业也会面临来自下游客户的压力,否则就会失去订单。“我接触过很多欧美日订单的公司,客户要求供应商的生产线必须自动化、信息化。”

他坦言,工业互联网的内容太大,直接带来的价值目前确实有限。主要是带动工作,促进各行业发展。但许文武也肯定了推动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的长远价值。目前价值肯定是有限的,所以现在在烧钱。很少有人在这个领域真正赚钱,而且还需要时间来安顿下来。目前大企业自己做,而小企业买不起,市场有限,主要靠政府扶持。

“工业互联网,以及相关的5G技术等,我们都要推动。” 许文武说,“我们要从更高的层面看他们的杠杆,这仅限于每个企业的短期利益,肯定不会觉得有价值。”

在工业互联网真正迎来大规模应用之前U3D外包公司,徐文武认为,现在大企业必须推广,中小企业也要提前接触,发现工业互联网带来的价值。与其直接忽略成本,企业集成应用需要时间,半年甚至一年以上。

TD创始人罗焕塔认为,中国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仍处于探索期,没有一种方法一定是正确的;中国制造业场景丰富,企业层次多,方式多样。目前,每款车型都是硬汉,烧钱。

标签: ue场景外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