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公司】没想到卷向外包今年以来,“梦”终有清醒

2022-09-08 09:31:59

写作 |吴亦涵

编辑 |吴宪之

“最近工作闲暇时间很多,直觉告诉自己这不是好事,没想到失业来得这么突然。”某外包公司员工廖凯被公司派往华为工作近两年。很快外包公司的HR突然让他谈工作,他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HR没有任何铺垫,直接开门见山:“本次项目外包合作后,公司不会续约,如果你有其他合适的工作机会,现在可以考虑。”

廖凯迟疑了一下,问道:“也就是说,现在的工作已经结束了,接下来的工作你不负责了,对吧?” HR回应说,如果有工作机会,当然会帮忙安排,但最好自己找工作的时候u3d编程外包,不要把希望完全寄托在公司身上。

“公司现在很困难,要么你等公司通知你安排,要么你选择辞职。但你离开后,公司不会给你任何补偿,如果你不满意安排好了,你可以去走法律程序。”

廖凯当时不知道怎么办,最后还是同意等公司安排,结束了谈话。

廖凯这几天也没闲着。他知道即使外包公司给他安排了工作,他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也会面临同样的问题,所以他不能完全依赖别人ue4外包公司,所以他也在寻找新的工作。

很多年轻人都有做大厂的梦想ue4外包公司,但那些普通大学毕业、文化程度低的人,为了实现梦想,选择进入外包公司,走救国之路。一个大工厂。

“梦”终于有时间醒来了。一些通过外包成功进入大厂的年轻人发现,现实与他们想象的相差甚远。 “大厂对正式员工和外包制定不同的规章制度,时刻提醒自己是劣等外国人。”

更多像廖凯这样的人,选择外包,随时都有失业的可能,没有归属感。如今,随着各大工厂开始降本增效,降薪裁员等风波也席卷了外包岗位。

外包降本增效

今年以来,为降本增效,降低开支,互联网厂商纷纷裁员。那些在大厂工作的非大厂员工会不会受到影响?如外包人员、第三方合作团队等。

所谓的“大厂裁员”只涉及正式员工。对于成本较低、性价比优势的外包劳动力,一般情况下不会随意裁减。但就在不久前,冷风席卷了外包业务。据悉,腾讯将不再为外包提供穿梭巴士和免费早晚餐,引发外包员工一时抱怨。

腾讯外包员工刘伟表示,取消免费早餐和晚餐是一件小事,取消班车给他带来了很多不便。 “每天通勤时间三个多小时,班车取消后,地铁到办公室还有一段距离,大大增加了通勤负担。”他说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愿意支付接送车的费用。

“我来上班,却处处自卑。每天从家里上班的路上都在提醒我,我和别人不一样。”公司彻底失望了。

许多外包员工担心,如果公司现在削减福利,下次削减的将是工作岗位。

对此,一位业内人士认为,当企业利润下滑,对外业务无法扩大时,唯一有效的手段就是降本增效,如裁员、减少亏损业务、减少开支等。

而腾讯降低外包收益是为了减少公司的人力和行政预算,这是最容易实施的。因为福利是企业给予员工的额外待遇,不受劳动法约束,给与不给,或多或少,是企业的最终决定。

无论是从近期的财报,还是从这一系列举措来看,都在发出公司正在收紧开支、调整经营策略的信号。

在腾讯工作的外包商罗小林表示,7月初被告知公司取消外包升级,降薪10%,对他来说是晴天霹雳。

不久前,罗小林有机会换工作,薪水比现在的薪水高很多。正要走的时候,领导一直留着他。他还认为这些年导师和领导对我真的很好,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努力思考。几个月,终于放弃了跳槽。

罗小林从一年前开始关注一家公司,直到今年年初,公司才开始招聘符合他经验的职位。等到这个机会并不容易,他为面试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几轮面试也很顺利,薪资和HR谈好了。固定工资增长40%,年终工资14,六险一金,还有餐补和住房补贴。

“我心软,放弃了一个很好的机会,但这就是我得到的,我现在每天都在后悔中度过。”罗晓林想起当初自己的决定,自愧不如,“吃一口,一长智慧,这节课教会我,跟公司谈情怀,公司只会跟公司谈利益。”你。”

近日,罗小林也接到消息称,有知情人表示,腾讯可能会将所有非转子公司的外包人员全部退休,外包项目将全部移交给子公司。其中一名下岗员工表示,被公司裁员后,发现旗下子公司正在对原岗位开放招聘。这些迹象表明,清算外包的可能性很大。

罗小林不得不担心自己的未来发展,想着再找一份工作。不过导师劝他再等等,转子公司说不定还有机会。不过,他又担心会再次发生意外,所以还是要做好准备。一边找工作一边等消息。

外包状态已成为工人的桎梏?

王佳佳曾被分配到阿里工作,主要负责相关业务的运营。起初进入大厂的喜悦,已经被现在的现实冲淡了。现年30岁的她,今年与阿里降本增效,已离职近半年,但至今仍未找到工作。上百份简历寄出,几乎全部年久失修。偶尔接到一两个面试电话,最终以无果告终。

“我才发现我在大厂工作的简历没用,别人只会看你是外包商。”王嘉嘉的苏醒,有点事后诸葛亮。她把自己的困惑发在网上,本意是寻求安慰,没想到有些回复让她感到羞愧。

“你在大厂工作到快30岁了,还在做外包业务,你不觉得有危机感吗?” “你30岁还在做手术,说明你自己的能力有问题。”王佳佳看到这些回复,沉默了许久。 “当时我很震惊,但我觉得网友们说的很对,现在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很茫然。”

曾在华为工作的王萌表示,她的工作内容之一就是管理外包业务。在她看来,外包员工是来这里工作的,所以她与公司的正式员工分享薪酬结构、考核方式和福利。有区别等等。

例如,公司向正式员工支付5000元的娱乐费,包括膳食补充剂和零食;但只外包1000元,不会给他们提供零食。但社会招聘外包也有月薪,高于入职1-3年的正式员工。

对于一些非核心业务,企业为了节省成本,会选择外包,比如京东客服,或者在开辟新业务的时候,为了招人引资,会寻求第三方合作。新的,节省时间和精力。

所谓的外包机会确实存在,但非常渺茫,逐渐成为HR的忽悠人的话。大部分外包人员会因为无法满足形式要求而进行外包。如果学历、年龄、能力都符合企业的用人要求,那这个人为什么选择外包而不是直接进大厂呢?

蒋磊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大厂做劳务外包。本来,他是抱着学习的心态去大厂上班的。后来,他发现自己想多了,在那里学不到什么。外包商有专门的办公室,并与正式员工有严格的界限。

在大厂,一萝卜一坑,大家分工很明确。江磊说,“外包工作基本上是公司的非核心业务,如果你想在这里学习新的东西,提高自己的能力,是不太可能的。”

比如一些非技术性的事情,比如资料填写、活动安排、单位内一些正式员工不愿意做的脏活,都交给了外包商。接触外包的普通员工更多的是分配任务,没有耐心给他们提供实质性的指导。

江磊刚进大厂的时候,对业务不熟悉,不知道怎么填写产品资料。他被一名普通员工指着鼻子骂道:“你太笨了,只能做一些外包工作。”时至今日,这种屈辱的经历仍然让他看到昨天。

我不仅学不到技能,还缺乏应有的尊重。公司发福利的时候,基本没有外包。到年底,外包只拿到200左右的名义红包,而正式员工可以拿到几十倍的红包。

蒋磊认为,外包是为正规员工服务的“搬砖工”,难以成长。坚持了两个月,他受不了这样的环境,提出辞职。

兜兜转转,终于回到外包工作。不同的是,现在公司的客户不是互联网大公司,而是一些海外公司。

“也是项目外包,同事也很融洽。和大厂相比,不必要的杂事很多,可以专心做自己的工作。不过,作为一个过去的人ue4外包公司虚拟仿真 ,如果有些人还有如果想进大厂,一定要慎重选择外包工作,毕竟有这种经历的人很难再进大厂了。”

甲乙双方:大工厂边缘的工人

新闻传媒专业毕业的刘晓军意外加入了一家业务外包公司,主要负责对接一些大互联网公司的App用户,吸引新用户。在刘晓军看来,虽然委婉地称为合伙,但工作不是外包,但总比外包好。

一旦合作伙伴需要推广自己的App产品,刘晓军团队将负责推广任务,如线上上线、线下推广等。

到了考核期,如果团队未能完成设定的目标数据,就会要求领队熬夜加班完成任务。同时,也会要求团队加大激励,吸引路人下载App。

当然,如果他们最后还是不能完成目标任务,他们还有最后一手,他们正在寻找第三方公司购买数据来造假。

“这些数据最终可能会在财报中披露,给资本市场讲故事,但谁都知道,其实是有水的。我们每天听到的就是DAU(日活跃用户数)和MAU(月活跃用户数)这两个词,他们每天做的就是吸引新用户,但是很多大厂的用户数接近中国网民数量,更容易添加新网民。”

入职前几个月,她压力很大,晚上在家里崩溃大哭。哭完后,她擦干眼泪,重新开始工作。几经波折,刘小军才慢慢掌握了自己。 “我们的工作性质就是拿钱做事,为企业解决问题。”

王猛表示,公司有自己的营销团队,但不是什么都能兼顾,一些琐碎的工作会打包给第三方,“公司出钱,第三方公司出力,而且成本也不高,这样比较方便。”因此,有些公司为了节省成本,将一些营销工作打包给第三方公司,既节省了成本,也规避了风险。

在大厂,这样的合作司空见惯。例如,公司在开发新业务时,通常会在招聘BD(业务开发)和新工作方面寻找第三方合作,即短期外包。

“其实这是甲乙双方的合作关系,我们负责完成甲方分配的任务。”一位长期与某大厂合作的第三方公司员工表示,厂里那些外包人员似乎并没有改正。我以为如果在互联网大厂工作ue4外包公司,我就成了大厂的一份子,陷入了自创的错觉。对于大型工厂的不平等待遇,他们没有必要过多抱怨。外包就是通过与大厂合作的性质,派员工到大厂工作。

外包作为企业的一种边缘结构,具有不稳定、重复性、可替代性强的特点。一旦公司组织架构发生较大变化,外包是首先考虑放弃的环节。对于同工不同酬的待遇,很多外包商戏称自己是“临时工”、“廉价劳动力”,随时面临失业风险。

不只是互联网大公司,其实大部分行业都有外包业务。有些人只是把它当作一份工作,所以他们不会感到受到不公平的对待,可以以正常的心态工作。有些人把自己当成正式员工,到处拿自己和正式员工做比较,但现实可能不会改变,所以他们活在痛苦中。

如今,随着大厂降本增效,大手笔外包,大家不再抱有幻想,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变得清醒和理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吴仪涵。 36氪获授权发布。

标签: ue4外包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