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游戏美术外包江湖真是冰火两重天啊!9成消失,中小团队难存活

2022-08-13 09:02:07

文/叶碧薇

本文由网友投稿~

近日,成都游戏行业的一则传闻引起了记者的关注:一家大型游戏公司入股了一家美术外包公司,外包方还声称要在成都建立5000人的游戏美术外包团队!

不过,记者之前了解和了解的成都艺术外包团队美术ue4外包公司,大部分已经倒闭。当然,有的做得不错,规模也扩大了,但15年前成立的艺术外包团队,大部分已经销声匿迹了。游戏美术外包真是个双世界!

90%消失,中小团队难以生存

2020年9月17日,从业5年的刘莉,到一家做游戏美术外包的公司应聘原画师职位。刘莉对这家不怎么出名的美术外包公司知之甚少,只知道这家公司叫灵辉,应该是成都游戏界为数不多的游戏美术外包公司之一。

采访是她的前同事李晓军推动的。虽然成都很多中小型游戏美术外包公司倒闭,但在招聘市场上,合格的游戏美术设计师仍然是美术外包公司。公司和开发商正在争相邀请候选人。

2020年也是手游市场记忆深刻的一年。如果说疫情让网络游戏产业快速成长,那么游戏美术外包市场整体需求在扩大,经历了跨越式变化的一年。随着游戏越来越精细化美术ue4外包公司,游戏厂商对游戏美术外包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李晓军告诉记者:“像灵辉这样的游戏美术外包品牌,包括很多业内人士,了解的并不多。其实它也是外包行业的老手,它曾经是一个工作室在成都。”

p>

“我知道我前期还亏了两三年多,但老板负担得起,所以熬过来了。” 2012年到2015年u3d外包接单,当大众媒体把成都作为手游第四城的时候,游戏圈媒体写了很多头条:

这种坏话一直持续到去年初。幸运的是,它终于停止了。在媒体眼中,他们可能都已经死了。不过,也有媒体认为:活下来的,有的已经茁壮成长。成为一棵大树,至少,没那么容易死。

潮水退去,沙沙自然会落美术ue4外包公司,但为游戏开发者工作的游戏移民——游戏美术外包商的生活状况如何?记者从多家游戏行业厂商的库和通讯录中查询到:截至2020年9月,原本专注于游戏美术外包的公司,十家公司中就有九家消失了。

成都剩余的大型艺术品外包商已减少到不足20家。

“只有少数。”从潮到退潮,一直在成都游戏圈的从业者可以说见证了整个市场的全过程。从事小游戏开发的谢经理告诉记者:“大的都是这样。几个,夏尔、灵辉、天宗、魔域……,哦不,不止大中——规模,团队规模3、500人,也就是500多人。只有夏尔和凌辉两家。”

失踪原因

消失的原因无非是无法接收外包订单。没订单的几年前就死了,没死的也转行了,剩下的,比如夏尔和玲,拉个500人的团队,或者在规模化的路上!

翻阅大量名片,搜索和询问游戏行业的朋友,与2017年成都的鼎盛时期相比,那些以游戏美术外包为主的公司最大的变化是官网是不再存在。官网变成了这样:

三年前的这个时候,成都本土游戏媒体曾报道过一篇题为《游戏美术外包现状:中小外包企业快速成长,无底线乱订单多》的文章:

文章中提到的艺美游副总裁刘艺文说:“在成都,我几乎每个月都听说有七八家艺术外包公司开张。”目前,艺术品外包企业多达150家。多个。

演讲中的一美之旅是根据招聘网站查询的信息,

我们不仅不再做美术外包,连公司名称都变了,公司官网也变了。

“其中也有一些小公司因为避税原因取消了原公司名称,重新设立了新名称,还在做游戏美术外包。”刘莉的前同事李军告诉记者:“维塔士的一个股东,几个下属,组建了一个20多人的外包团队,可以说技术上比较优越,甚至可以接一些网易外包订单,搬进天府三街写字楼后,几位股东经常发愁,生怕下一顿饭吃不下了。”能够接到网易游戏的美术外包订单,已经比美术外包的80%要好。生意美术ue4外包公司,这不是一个好的出路吗?你在担心什么?

李君笑道:“你不知道吧?”环球中心没有找到茶馆,所以我们各自坐在快餐店里点了一杯咖啡。 “中小公司之所以不能在游戏美术外包中生存下来,主要是因为接不到订单。因为国内想要外包美术的游戏开发商多是龙头厂商,大厂商并不富裕强大,但更有利于控制成本,控制生产质量,控制进度。如果他们想给谁下单,首先要看乙方的技术实力、品牌和规模,其次,这取决于个人关系。”

偶尔,当大厂负责供应商的负责人发生变化时,会导致艺术外包商的混乱。

事实证明是这样的。在李军详细解释之后,我意识到,艺术外包公司如果不能做到规模化,自然就不能接到大订单。穿越非常容易。这很简单。你组成一个一两百人的团队。如果在接收订单时出现错误,您将无法跟上它。更何况,工资支付的资金链能支撑多少个月?

以往媒体大谈低价抢单,甚至态度谦虚,“我们致力于为客户提供超高性价比的艺术设计服务,低于市场平均价格,做美术。”外包这样的广告标语商家,大厂敢给他们下单吗?

游戏美术外包发生了变化

说着,刘莉也出来接受采访,来到环球中心和我们聊天。她顺利通过了面试。凌辉的HR对她的资历很满意,希望能尽快上岗。刘莉一边感谢李小军的内部推荐,一边说:“据说要扩员到1000人的水平,还要去上海和厦门开分公司,我喜欢这样的蓬勃发展的企业,只是一个普通的员工,做起来也很有成就感。”

从腾讯、网易、莉莉丝、盛趣、西山居等领先游戏公司的角度来看,美术外包已经成为主流选择,至少三七开,其中一些是像黑悟空这样精心打造的项目,只是把游戏美术留在手上,但从杨奇的自述来看,场景、人物、道具也是外包的。

从上年开始,随着整个游戏行业的更新迭代,中型以上游戏的投入,仅美术部分就达到了千万级别AR,类似大型的美术部分游戏已投资2000万启动。

因此,游戏美术外包产业的发展也随之兴起。 “涨潮不代表价格涨了多少。”成都游戏圈的“老戏骨”李晓军告诉记者:“只是外包市场的规模越来越大,我知道一些大厂,2020年才会拿出来。”投标金额接近10亿。”

蛋糕太大了,问题是面粉不够。熟悉各大美术外包公司的李晓军表示:“我所知道的是,现在游戏美术公司的HR招聘很疯狂,因为招人越来越难,甲方的素质要求必然水涨船高。 ,而且各种朋友和商人的关系必然会上升。从对方那里找设计师的情况并不少见。没有办法。”

游戏行业一线员工口口相传:中国游戏公司有一流的美术、二流的编程、三流的策划、四流的老板。这句话有褒有贬,众说纷纭,但不可否认的是,这十年来,游戏行业的潮起潮落很好地夯实了中国游戏艺术的根基,在大局上还是有优势的——规模化生产。

这让我想起了富士康。制造实力不仅表现在传统制造业,另一方面,数字文化创意产业不就是另一个巨大的制造业吗?这也是全球大部分游戏美术外包公司都在中国寻找合作伙伴的原因之一!

最近业内传闻,一家大公司在成都投资了一家游戏美术外包公司,该公司将组建一支5000多人的团队,这似乎是真的。

“这个消息,依然震动了成都的游戏圈。”老游戏玩家李晓军告诉记者:“很多做研发的人都没有想到,一个做游戏的农民工也会有逆袭。”

无论是好是坏,是非,游戏外包和游戏美术外包行业的市场报道,本号会随时跟进报道,敬请期待!